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关注 > 烟之魅力

烟之魅力
景泰 / 2012-06-14
[] [] []

  第一次抽烟,缘起于初中时那懵懂的年代。几个少年朋友聚在一起,躲在村尾那古旧的桥畔底下,吧叽着从父亲口袋里摸来的几支烟,呛人的旱烟味在河边桥底流水的潺潺声中,将年少时的记忆拉得绵长而悠远。那时的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一支手指长短粗的纸烟,怎能有如此魔力,让父亲如此为之嗜好?

    稍稍长大的时候,我也便离开家到了几十里外的高中就读。商店柜台里琳琅满目陈列各种各样的烟乱花了我的眼也勾起我少年时期对烟的那份久远的记忆。同铺的舍友许是此路中人,常常在自习课后拉我到后门的角落里,小心翼翼的从内衣的口袋里摸出珍藏品,递给我一支,自己也就熟练的打火点上,我也便从最初的惶惑中慢慢的变得从容,几口烟下肚,烟雾在肚里打了个漩涡,继而从嘴里、鼻腔中慢慢吐出,烟雾在身边慢慢的升腾,说不出的惬意悠然,烟也就逐渐定格在我的内心深处。

    而后上了大学,继而又参加了工作。抽烟不再需要像少年时期的躲躲闪闪,朋友聚会时、伏案写作时,烟都成了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常常是饭后,点上一支烟,那份闲适便是万金也难换求。碰到冬日天寒时,几位知己朋友围炉而坐,清茶几杯,在淡淡的茶香中吞云吐雾,烟的妙处也便在茶香雾绕中发挥得淋漓尽致。于是就有了与烟交谈的雅兴,翻开历史的画册,我看到了烟草的发展史,早在清代时期,以烟为题材的诗词歌赋,就散见于《烟草谱》、《淡巴菰词百咏》、《烟草聆听集》等数以十计的诗集、志书和药典中,而烟草和雕刻绘画的结合,又为烟草文化的绵长悠远有了可以寄托的载体。一根旱烟管,几只鼻烟壶,俊俏的水烟筒,鼻烟盒,乃至于现今数以千计的各种烟标烟盒,都成了烟文化苑里不可或缺的艺术奇葩。

    午夜梦回之时,我常常忆起父亲抽烟时的情景,日渐衰老的父亲佝偻的腰,青筋裸露的手指熟练的装烟点烟,袅袅烟蒂拂去了父亲操劳岁月里的多少辛酸苦痛我不得而知,但父亲吐出烟圈时微眯的眼,又让我知道烟不仅是父亲苦痛时的良药,更是父亲漫长人生中的一丝精神慰籍。

    于是,我也便放下笔,点上一支烟告诉自己,有烟真好!

用户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相关商品

 

© 2005-2017 香烟批发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网站地图|网站地图